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hing-kang.com/,欧洲超级杯

欧超已死,但今后未必不会死灰复燃。回顾欧超引发的种种骚动,我们有必要探究:欧超有没有存活的可能?它是不是更先进的运营模式?对运动有没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

英超从足球联盟独立时,也遇到极为敌意的舆论环境,但越办越红火。先说成员。初始仅12家俱乐部签盟,还有3个创始会员的名额待领。创始会员永不出局,铁帽子王“世袭罔替”。欧超与欧冠相比,规模缩水,从目前欧冠的32强削至2/3,走的是菁英路线。这一点值得肯定。留出5个席位,每年根据各国联赛成绩,择优录取。

每年新入闱的5队,以什么方式遴选?欧超语焉不详。欧超不设升降级,请神容易送神难,用什么理由让人回去?获邀入席的5队,有一家状态昂扬杀进决赛甚至夺冠,又怎么处理?反之,欧超小组最后一名,但国内联赛(原始股之外)排名最高,是走是留?欧超提了一句“会设计一个遴选机制”。这么关键的数据没有公布,果然是古斯塔夫勒庞笔下的《乌合之众》。回到创始会员,虚位以待的3席,照理是给巴黎圣日耳曼、拜仁和多特蒙德的,这三家表态婉拒,另找三家又是什么标准?欧超也没说。对比欧超原始股和1998年10月成立的G14创始会员,很有趣。

意甲没变化,西甲现在多了马竞。当年德甲的代表是拜仁和多特;英超只有曼联和利物浦;法甲是大巴黎和马赛。这11席的构成,还原了当时欧洲足坛的豪门秩序。意甲有三,因为90年代欧洲三大杯是他们的天下。欧冠连续7届决赛有意甲;优胜者杯最后10届,3届落在意甲手里,奖杯得主全部意甲非主流:帕尔马、桑普多利亚和拉齐奥。联盟杯沦为意甲内战最令人瞠目:仅一届决赛(1996)无意甲球队,6届冠军归意甲,大国际3届,尤文2届,其中4届决赛是意甲内战。那年头的联盟杯,比欧冠还考验综合实力。

余下三席,分别是荷甲双雄阿贾克斯和埃因霍温,葡超的波尔图。4年后,这个黑社会组织添了4名新成员,英法德西各添一枚:西甲代表不是马竞而是瓦伦西亚,德甲来了勒沃库森,法甲是里昂,英超是阿森纳。今天,欧超的英超阵容翻了一倍,切尔西和曼城是新贵,荷包厚实。两家顶替的是荷甲法甲的原始股,拿过联赛冠军多次。热刺很勉强。G14收会员,其中一条是你拿过联赛。但“破格提拔”早有先例,第二批会员中,勒沃库森没拿过德甲,世纪之交的六七个赛季稳定在德甲前四,连续5季进军欧冠。轨迹和热刺相似。

15家创始俱乐部加5队“外卡”,共20队分成两组主客循环,比赛日安排在周中进行。小组前3直接进入淘汰赛,第4个名额由小组第4和第5附加赛决出。8队出线后再行主客场淘汰至决赛一场定胜负。一队最多要打25场。欧洲的赛季基本从8月开始至翌年5月,大约42个周末,国际比赛日拿走4个周末,剔除冬歇(英国除外),留给顶级联赛最多不超过35个。欧超只有决赛在周末,还有10个周末,按理,连足总杯(基本在周末进行)也照顾了,但绝大部分国家杯赛安排在周中,它们是欧超的第一批受害者。

欧超的赛程不新鲜,不过是整合欧冠赛制历次修改的大杂烩。欧冠1992年改制加入小组循环,最初先打2轮淘汰赛决出8队分两组,小组头名争冠(1993);之后小组头2名出线);接着先打预选赛决出16队分4组,8队出线个小国冠军(比如斯洛伐克、阿尔巴尼亚)由联盟杯重返欧冠,8大联赛亚军获参赛资格,正赛24队分6组(1997);两年后,西意德前四,英法荷前三和9国冠亚军获参赛资格,32队分8组,16队出线队出线后主客淘汰出两队决赛(2003)。

欧冠2003版赛制,其实就是世界杯32强赛制,沿用至今,最为稳定。欧超只有20队,不是8的整倍数,只能分两组。小组双循环要打18场,问题来了:小组循环走到第12轮,大概率出现两到三家出线无望又是原始股,这比赛还有看头吗?性质上来说,此时欧超和英超最后1/3赛程一样,成了卖价昂贵的友谊赛。头两年,大家看个新鲜,三年甚至五年后呢?欧超的盟约长达23年。最后这五六轮竞争程度跳水,欧超如何确保双方的比赛态度?拼抢力度?这个损害是双倍的,原始股在各自联赛的态度也势将消极。如果欧超版权要求某些球员必须上场,所属的球队大概率会在联赛中将其雪藏。假设欧足联真把冒死参加欧超的外卡们禁了,这5队(因为天灾人祸)可能以后再也打不了欧超,有必要冒这个险吗?

讲钱伤感情,不说伤心情。冒着全面禁赛的风险打欧超,钱必须给够。摩根大通提供35亿欧元启动资金,但不是平摊,而是各取所需最低给一亿,最多3.6亿,藉以弥补疫情期间的巨大亏损。这笔钱不白给,要用欧超未来版权销售的收益作为抵押,23年内逐步还清。欧冠一年能拿20多亿欧元,根据成绩分给参赛球队。冠军能有1个多亿;欧超允诺给冠军4亿。

欧超分配机制借鉴英超,创始成员笃定有32.5%,20队再分32.5%,20%根据各队排名,最后15%又看各队所属的转播市场和知名度。欧超版权要卖多高才能兑现?头两年也许没问题,坚持多久?最有钱的买家还是在美国。亚马逊、迪士尼和脸书有意向,但其中几家刚续了欧冠版权;上述几家的用户遍及全球,并不都是习惯了没有升降级的美国人。

欧超出手阔绰,允诺给冠军4亿欧元,让人觉得欧超对版权和赞助合约非常乐观。疫情对全球经济打击太大,即使明年启动欧超,哪个市场有雄厚的购买力?弗洛伦蒂诺画的饼光个大,但不实在。例如,英国电信是欧冠一级买家,独揽国内版权(天空电视台已不再竞标)。他们吃得动欧超的版权吗?英国之外,同级市场就是法德。拜仁和大巴黎按兵不动,这两个市场的销售乐观吗?如果欧超和欧洲足联死磕到底,届时可能出现欧超和欧冠并行的滑稽场面。鉴于欧超之外的足坛同仇敌忾,也许会抵制(更可能是买不起)欧超的版权,转向支持失去大牌球星,但仍保持优胜劣汰的欧冠。又怎么办?

弗洛伦蒂诺这么解释欧超的价值:市场调查显示约有40%的青少年不看足球,因为比赛质量差,我们要用高水平的赛事,把他们吸引回球场。

不看球的孩子,未必是因为比赛质量拒绝看球,更可能是生活中好玩的东西太多,足球吸引力不够。弗洛伦蒂诺其实是在说“把孩子都吸引回皇马的球场”。欧超的版权销售就指着美国,亚马逊、迪士尼和脸书都有意向,据说迪士尼考虑出40亿欧元,但多家平台刚刚签了新的欧冠版权,放弃还是另外再掏钱?有媒体披露,脸书和亚马逊暂时没有和欧超展开版权洽谈。

综上所述,欧超的赛制和营收,都存在致命缺陷。由于原始股没有升降级的威胁,受益最多的自然是皇马巴萨,其次可能是曼联、利物浦和尤文,再次是曼城、切尔西和米兰双雄。

即使都是名门,仍无法避免相当数量的比赛缺乏悬念,甚至没有意义。欧超只说了钱怎么分,却没有承诺分多少。摩根大通的启动资金很诱人,但那是贷款,要从之后的收入中扣除。假设欧超的版权和赞助一年可分50亿欧元(欧冠的两倍),一个队最多也就3个多亿(非冠军)。这个数对非英超球队很有诱惑,但英超球队光是版权就至少1个多亿,加上营销和球场收入,也有2亿上下。打欧超可能所得超过现在的英超,但那不是在现有英超的收入上叠加,而是失去英超既有版权的回报。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